• 透亮策企業展廳是一家擁有十七年企業展廳設計的企業,是國內頂尖的數字多媒體視覺創意制作一站式服務公司,為多家世界五百強企業進行過企業展廳設計與企業文化展廳設計!
  • 聯系電話:

    400-6688-1191

  • 郵箱:

    Support@touliangce.cn

整裝目前來說,都仍然是偽整裝。可能叫“套餐+家具電器”比較客觀點。真正客戶成交之后,還是由設計師設計,在展廳里面選材。所謂“整”只是裝修公司的展廳更大了,東西更多了,需要家具展廳了。

愛空間,住范兒這樣的公司可能更加接近“整裝”的概念。他們都是集中解決相當少部分人的需求,風格非常少,盡量減少SKU的管理。減少定制的占比——他們只做容易標準化的櫥柜和房門這一塊。住范兒清一色都是黑色的五金配件,淋浴花灑,白色面包磚這些。這樣的好處就是,減少了錯誤,減少了選擇和考慮時間,能夠宣傳45天工期這些。

這個思路是OK的,家里最終的個性化效果,很大程度是取決于軟裝和這個業主的生活習慣的。硬裝其實影響是很小的。軟裝搭配,未來通過AI識圖技術,也是一個普通人會遭遇淘汰的領域,羅宇矗在這個領域現在開始研究,技術上其實沒有什么難題了,關鍵是應用層面,怎么一步步推出來一些版本,每個版本都能有價值的感召,這個會比較難點。

但是我依然不覺得,這個是整裝的終極形態。戶型千差萬別,客戶需求各有不同。不管是什么模式,如果這個模式里面設計師依然起到主導作用,空間標準化,設計產業化就不成立,那么整裝就不成立。

真正的整裝,不是在“房子”這么大的空間里面,而是存在更小的顆粒里。

做這個事情的動機,初因,還是因為16年在斗魚直播那幾個月。最后數下來,一年差不多畫了1000多套房子吧。其實只有2萬多粉絲,但是質量真的很高。這個經歷非常難得:一個三十多歲人,每天也不賺錢,就和七八個人聊怎么裝修房子,其實很奇怪。應該沒有第二個人做這么蠢得事情,我現在回到16年也不會做這個事情。當然,也就不會產生后面那些關于空間模塊化,標準化的想法。

首先,房子也許是千奇百怪的戶型,但是空間是有最大最小極限尺寸的。尤其是商品房都是建筑院的學生畫出來了,遵守國際建筑流派的一些基本準則,也要兼顧容積率,使用率,是不是好用好賣。所以100平米房子要做3房1衛,其實空間是寶貴的。客廳你不可能是3米乘3米,那樣太小。洗手間也不可能4米乘4米,那樣太大。所以實際上空間大小是非常標準化的一個東西。

剛需房要賣出去,就必須按章出牌

第二個,風格上。即使一年做1000個方案,我畫的背景墻的造型也不會超過10個。每個風格就是那么一到兩個。現在裝飾公司的設計師,一年下來可能也就是用1、2個背景墻的圖片來談客戶。客戶也許開始會有很多想法,但是那些想法表達不完整,設計師表現可能也不完整,工地上交付出來的結果肯定也就提心吊膽。對于一般剛需裝修客戶而言,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風險。

最后,就是需求上。即使一年1000個方案,大部分的需求也都還是固定的。比如夫妻房,小孩房,衣帽間這些。可能個性化需求設計比較強烈的地方,就是在多功能房,就是我們第二個次臥或者贈送的空中花園。這個地方的尺寸不大,往往連接著客廳或玄關。當然還有一些專門的裝逼技巧,在視頻里幾乎都保存下來,比如“大寶石”“大走廊”“雙客廳”“內陽臺”這些,完全不考慮實現,純粹裝逼。那個感覺其實是挺爽的。我畫到30,40個方案的時候,還在追求創作。但是畫1000個方案,我說沒有標準化的思路,你是不可能完成的。

這里還有一個每個裝飾公司都回避,但是又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定制柜的設計。每個房間里面的功能設計,收納,儲物這些。其實定制廠商的設計師,比整裝公司設計師或者業主更加能夠清晰的描述未來五年可能存在的收納需求。現在普遍認知是客戶來做這方面的需求,你住你自己最清晰嘛!其實這個里面也是商業驅動的一種結果。聊100個客戶,估計90個不知道柜子應該是怎樣的,你能告訴他怎么做那是太好了。

所以空間的標準化,模塊化,其實是一個很抽象的東西。如果沒有大量與客戶溝通的經驗,很少能夠真的明白。后來碰到黃霖黃總以后,他不僅能明白,而且格局和視野可能和我完全不在一起,他從他的角度能夠看到這里面潛在的其他價值。后來開裝修公司是很枯燥的,展廳、產品、營銷這三個問題足夠讓我沒有功夫去繼續思考。我覺得堅持這么久,還是因為開業前我們討論“N空間”的激情。

今天回過頭去看,一年之中,我一起聊空間模塊化和設計產業化的人很多,有設計行業的大咖,大滿貫的建筑師,但是最終真正能夠消化理解的人,往往不是設計師,還是做營銷,做傳播的人。

【顆粒】

建材供應鏈都想盡可能的縮減SKU,最終的結果就是在管理極少數SKU的情況下,結果多半還是價格有吸引力則產品沒有吸引力,產品有吸引力則價格沒有吸引力。

目前家裝這個行業管理供應鏈的方式,給人的印象就是,要么就是住的這個房子,要么就是一片瓷磚。這種想法非常奇怪。好像說一部手機是PVC顆粒,硅元素,一些電氣元件,一堆玻璃組成的。雖然這個說法也沒有錯。但是如果你這樣說一臺IPHONE X,喬布斯應該要從棺材里爬起來懟你。有時候我們說“設計很重要”的時候,自己對設計淡漠的程度,可以說是隨時在抽自己的耳光。

組裝一個“家”的時候,難道不是一個個空間組裝起來的么?萊卡對華為銷量的貢獻不是因為他是玻璃廠家,而是因為他是鏡頭廠家,更是光學領域的“扛把子”不是么?

萊卡是華為的玻璃提供方么?

所以我經常在想,整裝產品設計這件事情到底有多難?難就難在我們現在連個像樣的供應鏈都找不到。如果自己做,就必須把供應鏈這個部門,建到一個個工廠里面去。

因為“整裝產品設計的構成元素,不是材料,而是空間。”

【文創爆款和定向獲客】

我問:有沒有哪個行業形成了寡頭,但是卻沒有標準化的?

彭浩給出答案:沒有標準化,卻有能夠形成壟斷的領域,就是文創領域。

電影,文學作品本身就是信息化的,具備可復制,傳播高效,低成本,不走樣等等這樣一些特點。這就決定了英國女王也不可能看到“更好看”的《冰與火之歌》。這與比爾蓋茨也喝不到“更好喝”的可口可樂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英國女王也害怕馬丁哪天高血壓

“不可能更”四個字是信息化的邊界,也是產品化的邊界,也是企業走向規模,行業產生寡頭的一個重要基因。這從某個角度暗示出癡迷創作的家裝設計師在“整裝行業產生萬億巨頭”的期望中,顯得那么的不合時宜。

“不可能更”也就使得產品銷售與供應鏈廠商產生了更加強烈的綁定,家裝空間一旦產品化,空間產品的銷售就決定了某具體SKU的銷量。這或許才是整裝對建材行業帶來的真正影響。所以接下來,我們可能需要共同思考一個問題:決定我們產能數量和質量的到底是什么?是一個房子裝修多少錢?一平米899還是998?還是某個整裝公司銷售額?我們是不是可以像華納,迪斯尼,夢工廠那樣,做一個“不可能更”的產品出來,然后一個月銷售十幾億甚至數十億。然后每年有十幾個作品出來。這里面牽涉到研發,宣發,渠道這些問題。都需要很多力量的參與。

更通俗的說法,就是我們要開始研究如何打造“空間爆款”,如何“定向獲客”如何“享受巨大的長尾效應”。

標簽: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三级人!,午夜在线播放免费人成,性开放的欧美大片av,亚洲视频无码中字在线